30期必中一肖动物图欲钱买到香港来打一肖

小说:都市透视医尊作者:田地85
    “不用了。”刘乐可不想看她,再说,要是想看,还用她脱衣服吗?
    胡佳佳心里一阵失落,只好又听话的躺下去。
    不过,她的心里却是非常坚强的,有一种越挫越勇的倔强和执着。
    其实,她这具女人的丰满白嫩的身体,也是很引人入胜的。
    只是田晴晴就在旁边盯着,刘乐也没有那个心情欣赏。
    在胡佳佳问刘乐要不要脱光时,刘乐清楚的感应到,田晴晴很明显的蹙起眉头,深吸了一口气,已经有些不喜了。
    当下,刘乐取出银针,催动真气,就开始给胡佳佳针灸起来。
    一连在胡佳佳身上刺入了二十枚银针。
    并用自身的真气把胡佳佳体内的恶鬼之气,引导压制在她的会阴穴中。
    会阴穴,在小腹部的下面,那是一个非常诱人的地方。
    那里的风景,特别的引人入胜。
    只是此时的刘乐,已经把精力全都放在了银针上面。
    他全神贯注的盯着银针,聚精会神的针灸着。
    通过银针,他把真气注入胡佳佳的体内,一点一点的去压制她体内的鬼气。
    等到压制成功,刘乐把银针取出来时,额头上已经满是汗水了。
    真气消耗一空,让他的身体都有些虚弱感。
    这竟然比他一连治疗几位重症患者还要累。
    都让他觉得,把真气用在胡佳佳的身上,真是浪费啊!
    突然,他的脑袋一阵昏沉,眼前的物体越来越模糊,整个人都摇摇晃晃起来。
    而胡佳佳的脸色,已经不再灰暗,精神也好了一些。
    体内也不再痛苦难受。
    整个人都极为的舒服,仿佛有一百位雄壮的大帅哥在同时帮她按摩。
    她微微闭着眼睛,轻轻咬着嘴唇,正在享受这种无法言喻妙不可言的感觉。
    特别是在体内的恶鬼之气,被刘乐成功压制住的那个瞬间。
    她全身上下就像过电般的舒坦,美妙的仿佛飞在云端,处于天堂之中。
    使得她情不自禁的夹紧了双腿,双手紧紧的捏在一起,忍不住呻吟出声。
    呃。
    那性感红嫩的小嘴巴微微张开,鼻孔扩大,脑袋往后扬,呼吸都粗重了几分。
    再加上心跳加快,使她需要更多的氧气补充。
    就在她双眼迷离无比幸福之时,刘乐再也坚持不住。
    轰的一下,直接倒在了她的身上。
    这是刘乐第一次使用自身的力量去压制恶鬼之气。
    他以为很简单,结果,消耗的真气远远超出他的想像。
    就这样,他累得晕倒了。
    失去意识之前,唯一的感觉,就是脑袋碰在一团又软又暖的物体上面。
    连鼻子都被这团软绵绵的物体堵塞住了。
    连呼吸都不通畅了,导致他昏迷的更快了。
    等他清醒过来时,天色还没有亮,而他已经睡在了温暖的大床上。
    胡佳佳和田晴晴一起守在他的身边。
    一个左边,一个右边。
    刘乐的鼻子可以清晰的辨别出她们身上的不同体香。
    不用看也知道,胡佳佳在他的左边,田晴晴在他的右边。
    他不由自主的,就向右边靠了靠。
    那胡佳佳模样再好,毕竟和一只恶鬼风流过,多少让他有点嫌弃。
    就是不知道她们睡觉时,有没有把衣服脱光……
    想到这里,刘乐突然有点激动。
    不过,他并没有去看,因为真气被消耗一空,他有一种身体被掏空的感觉。
    骨头都要散架了,好像被一百位美女轮流着连番非礼了。
    现在,还是恢复自身的实力最为重要。
    要不然,整个人虚脱脱的,半点体力和精力都没有,明天就没办法工作了。
    可是就在这时,胡佳佳的手却突然伸了过来,在刘乐的腹部摸呀摸呀……
    卧槽,这女人竟然要向下面摸去。
    刘乐很嫌弃啊!
    正要把她那使坏的小手推开时,田晴晴却突然发出声音来:“你干嘛呢?”
    刘乐吓了一跳。
    想不到她们都没有睡着。
    难道就这么守着自己,一直到了半夜?
    这一刻刘乐有点感动。
    正要开口说话,向田晴晴道谢时,却听到胡佳佳开口道:“我什么都没有做。”
    “你的手。”田晴晴冷哼道,“说好了,咱们谁也不许动手动脚呢。”
    胡佳佳急忙把手收了回去,轻声解释道:“我就是看看刘医生有没有清醒。”
    “醒了他怎会开口说话,你最好不要影响他休息。”田晴晴道。
    “好。”胡佳佳答应一声。
    可是,这个女人口是心非。
    嘴上答应了,下面的动作却并没有停止。
    这次,只是伸手乱摸了,而是把脚伸过来,轻轻的放在了刘乐的腿上。
    脚趾头,蹭啊蹭啊的,就像挠痒痒似的。
    而且,为了不被田晴晴发现,她还主动说道:“刘医生不会出事吧!”
    “当然不会出事,就是太累了。”田晴晴极为肯定道。
    “那她为何到现在都没有醒过来?”胡佳佳又问。
    “还不是你害的,都是为了给你治疗,累坏了。”
    田晴晴责怪道,但是语气里又充满了对刘乐的疼爱。
    她还抬手摸了摸刘乐的脸,试了试刘乐的鼻息,还把脑袋贴在刘乐肩膀上面。
    …………
    她们就这样聊着聊着睡去了,刘乐全程保持着一个姿势,一动都没敢动。
    只是用意念催动起死回生诀,运转真气不停的修炼着。
    说来也怪,在修炼中,他还能保留着一丝清醒的意识,不但能听到胡佳佳和田晴晴的声音,感应到她们的小动作,竟然还能察觉到方圆二十多米的一切动静。
    连墙角有只蟑螂在爬,外面的走廊里有两只老鼠觅食,都能感应的清清楚楚。
    想了想,他也就明白了过来。
    这就是修武者敏锐的觉察力,实力越高,觉察力越强。
    要不然,在修武坪修炼的时候,别人轻易靠近,就很容易被击杀。
    他现在的觉察力只有方圆二十多米。
    也就是说在他修炼时,一旦有人靠近他身边二十米以内,他就会瞬间察觉。
    这种感觉很美妙,仿佛对天地自然的法则,都有了更深刻的领悟一般。
    在这种领悟中,他催动起死回生诀,快速的修炼着。
    也许是真气中蕴含有灵气的原因吧,他的真气恢复的很快。
    只运转七个周天,就已经达到了巅峰状态。
    当他运转第八个周天时,感觉体内啪的一声响,第二条经络就突然通了。
    这一条是手阳明大肠经,瞬间就和任督二脉建立了联系。
    真气涌入新的经络之中,改造着他的体质。
    这个过程很舒服,就像田晴晴和胡佳佳在同时给他温柔的亲吻。
    亲吻他的全身一样。
    他清楚的感觉到,真气雄厚了一些,力量又强大了一截。
    整个人似乎又脱胎换骨了一次。
    而且,他对自己身体的掌控力和感知力也更加细致了一些。
    连血液的细微流动都能感觉到,就像许多条小河,在哗啦啦的流淌着似的。
    血液因在体内不停的流动,也在时时刻刻的演奏着生命的乐章。
    这个乐章里,似乎蕴含着生命的真谛。
    就在这时,他脑海中那本名为医尊的巨书突然颤动一下,缓慢的翻到第四页。
    之前,医尊曾经说过,只有他修炼出灵力,才能学习第四页的医术知识。
    而现在,他并没有修炼出灵力,只是从极品玉石中,吸取出一点灵力,融入身体内的经脉里的真气之中,想不到也能学习后面的医术知识了。
    这对刘乐来说,真是意外的惊喜。
    他似乎可以提前学习到更多的医术,获得更多的医尊记忆。
    此时,连医尊的那缕灵魂都轻噫了一声,似乎也非常惊讶。
    不过,噫了一声之后,她又沉寂了,这次并没有开口说话。
    刘乐的意念一动,第四页就完全翻开了。
    和以前一样。
    里面有无数的小光点,像游鱼一样的飞出来,欢快的钻入刘乐的脑海之中。
    清创缝合术。
    器官移植术。
    肿瘤切除术。
    这是外科方面的知识,全都是外科治疗的记忆。
    通俗的讲,就是做手术。
    之前,刘乐做过最大的手术就是包皮环切术,其实那并不算是手术。
    要是硬算的话,那就是最简单的手术。
    现在,得到这些医尊的记忆和知识之后,他一下子就有了许多做手术的经验。
    再结合他对人体的了解,又加上透视术的细微观察,立刻就成为了手术大师。
    就是再复杂的手术,他感觉到,自己都能轻而易举的做了。
    这,实在是太好了。
    压制住,得到这些医学知识的激动心情之后,刘乐继续修炼。
    只到田晴晴喊他起床吃饭,他这才睁开眼睛。
    此时,天色已经大亮。
    田晴晴穿着昨晚刚买的女式修身小西装,就像姿色迷人的美女总裁。
    “昨晚你晕倒了,可把我吓坏了。早晨都没敢喊你,现在都中午了。”
    刘乐一看时间果然中午了。
    他翻身而起,急忙去洗漱,收拾自己一番。
    然后穿上田晴晴为他准备好的新衣服,就急匆匆的来到了楼下。
    只见胡佳佳正穿着围裙在做午饭,她不但做起了丫鬟,还做起保姆。
    看到刘乐时,她脸上盈盈一笑,突然又微微一红:“刘医生,您好帅。”
    这马屁拍得,实在是让刘乐气不起来。
    刘乐急忙跑去照照镜子。
    不得不说,人靠衣妆马靠鞍,这新衣服一穿,连刘乐自己都觉得帅上许多。
    再次跑进厨房里,刘乐问道:“饭好了没有?”
    “等一下就好了。”胡佳佳明眸闪亮的回答。
    刘乐知道现在是午饭时间,再着急也没有用了。
    看到田晴晴也走了过来,他就问道:“田姐,你怎么没有去上班?”
    “你不去,我怎么去?”这就是田晴晴的理由,说得理直气壮。
    “你这可是第二天上班啊!”刘乐一阵苦笑。
    不过他也知道,田晴晴留在家里,也是为了照顾自己。
    衣服洗了,鞋子刷了,牙刷牙膏,沐浴露洗发水等等,全都准备妥当了。
    凡是刘乐所需要和用到的,几乎一应俱全,而且还全都是崭新的。
    “反正你是院长,我现在向你请假,你批准一下不就行了。”
    田晴晴笑盈盈的说道。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