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无错的杀肖公式c2007cpcom彩票资料大

    “盖勒特·格林德沃绝对不能出现在霍格沃茨城堡里,这对于整个魔法界的底线。”
    “当然,但如果是一名叫做奥托·阿波卡利斯(Otto Apocalypse)的老巫师就没什么关系了吧?邪恶的格林德沃自然会再一次被你打败,然后关押在纽蒙迦德城堡的监狱中。”
    格林德沃不以为意地耸了耸肩,对于艾琳娜给他起的化名,老人表示还是相当满意的。(注释1点此展开)
    “阿波卡利斯(Apocalypse)?真是一个不谦虚的名字,倒是很符合你的风格。但是,这样仅仅是简单的化名肯定不够的……”
    邓布利多略微沉吟了几秒,似笑非笑地摇了摇头,毫不犹豫地拒绝道。
    “想要进入霍格沃茨,你还需要一个在魔法界可以使用的合理身份——学校的诸位董事和魔法部可不会让一个来历不明、过去一片空白的巫师进入霍格沃茨城堡。”
    “噢,这点实在是太简单了。”
    格林德沃环视了一圈周围,露出了微笑,语气轻松随意。
    “霍恩海姆,你觉得怎么样?或者说,帕拉塞尔苏斯、菲利普斯、奥里欧勒斯……反正他一向有使用化名的习惯。而且相信我,以我和帕拉塞尔苏斯的关系,住在萨尔茨堡的他绝对不会主动站出来质疑我的身份的。”
    果然,可怜的帕拉塞尔苏斯先生这几百年来,所做过的最错误的一个决定,可能就是不应该将最后的隐居地点选在萨尔茨堡。
    “呵呵……”
    阿不思·邓布利多嘴角微微抽动了一下,看着一脸“我与帕拉塞尔苏斯关系特别好”神情的格林德沃,努力忍住了那句滑到嘴边的讽刺——对于这种带恶人,再刻薄的嘲讽,可能在他看来都是赞美吧?
    “那么,还有什么问题吗?尊敬的邓布利多校长。”
    盖勒特·格林德沃魔杖轻轻自己,五官稍微变化了一点点,模仿着帕拉塞尔苏斯的语气清了清嗓子。
    “或者,嗯……通常来说,他们更习惯叫您邓布利多教授?我们什么时候回霍格沃茨,你觉得我比较适合担任哪个岗位?”
    “直接叫邓布利多就可以了。”
    邓布利多扫了一眼已经换了一副面容的格林德沃,皱着眉摇了摇头,毫不犹豫地点出格林德沃方案中的漏洞。
    “魔法部不会那么傻,格林德沃再次出现的同时,一名消失已久的老巫师出现在霍格沃茨,总会有聪明人察觉出问题,到时候……”
    “既然真是聪明人,就更不会想到去验证帕拉塞尔苏斯到底是不是格林德沃。”
    盖勒特·格林德沃满不在乎地摆了摆手,嘴角微微一扬,颇为惋惜地晃了晃手指。
    “这么多年过去了,阿不思,你在政治天赋还是一点长进都没有啊——质疑当代最伟大的巫师,揭穿当代最危险的黑魔王,如果真有这种愚蠢透顶的家伙,可能魔法部会比我们先一步干掉他。”
    看着一脸得意的初代黑魔王,邓布利多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忽然感到一阵心累——忽然好想退休。
    “我觉得,哪怕是霍格沃茨魔法学校的校长、英国魔法部部长,对于您可能有些屈才了。你最适合的岗位,就是古灵阁地底守护金库的恶龙。”
    “恶龙?你不会是想说,只有你还是曾经那个打败恶龙拯救世界的英雄吧。”
    对于邓布利多的比喻,格林德沃不以为然地撇了撇嘴,语气中有些不满,“还有,少看一些麻瓜的童话,别拿我和那些愚蠢的大蜥蜴相提并论。”
    “不,改变的人是我。”
    邓布利多轻叹了一口气,看着窗外的魔法光影,眼中带着浓浓的感慨,“其实,有时候我还是蛮羡慕你……”
    就在这时——
    “rua~”
    一声奶声奶气的小怪兽叫声从屋子里响起。
    熟睡中的艾琳娜精致地小脸忽然皱了皱,仿佛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下意识抱紧小枕头,闭着眼睛,奶凶奶凶地一口咬住坐在床边的格林德沃的衣角。
    “大肉排别跑……”
    “……”
    格林德沃下意识浑身一僵,低下头看了一眼身边那只正在睡梦中磨牙的白毛团子,抬起头看了看邓布利多,脸上的神色有些古怪。
    “阿不思,你羡慕……这个?没想到,这些年过去了,你居然会养成这种奇怪的爱好。”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邓布利多看了一眼故意岔开话题的格林德沃,表情有些无奈,在他的印象中,上一次看到这样不正经的格林德沃还是几十年前的事情了。
    “噢,糟了。之前给艾琳娜买的维也纳炸肉排掉在地上,忘记带走了。”
    没等邓布利多把话说完,格林德沃忽然脸色一变,急急忙忙地抬起手再一次打断了邓布利多的话,一脸焦急地说道。
    “阿不思,你现在赶紧出去看看,应该还能买点吃的回来,如果能买到维也纳炸肉排当然是最好不过了——你应该多少也知道点这孩子的性格,如果醒来后发现吃的没了,会发生很可怕的事情的……”
    这一次格林德沃倒不是纯粹想岔开话题了,这是格林德沃经过与艾琳娜在纽蒙迦德城堡里一起生活的四天之后,总结出来的至关重要的和平相处法则——永远不要正面对抗一只处于饥饿状态的白毛团子。
    如果把这只可爱的小怪兽饿疯了,无论她干出什么事情,格林德沃都不会觉得奇怪。
    要知道,如今的艾琳娜·卡斯兰娜可不是一周之前那个只会照明咒的好动小女巫了,在熟练掌握了ur如尼文字的两种衍生魔法,以及各种形态(虽然艾琳娜更喜欢将之称为当量)的爆炸咒之后,她所能造成的杀伤力和破坏力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盖勒特,你有没有觉得,你对于这个孩子有点太过于关注了么?”
    邓布利多扫了一眼正在梦里咬着“大肉排”的艾琳娜,哑然失笑地摇了摇头,没想到几十年过去了,格林德沃居然会展现出这样的一面。
    如果让国际魔法界的那些官员看见这一幕的话,或许就再也不会产生盖勒特·格林德沃是一个对于当今世界极度危险的魔王的念头了吧——毕竟无论怎么看,都只是一个宠溺孙女的老人家而已。
    不过,对于格林德沃的这种改变,邓布利多倒是非常乐意见到,微微一笑,没等格林德沃回答,颇为赞同地点了点头,顺着格林德沃的话补充道。
    “不过你说的没错,这个年纪的小女孩哭闹起来的话,确实是一件蛮可怕的事情——这一点我在漫长的教学生涯中已经体会到了。”
    “哭闹?好吧……勉强也算是吧。”
    格林德沃回想起女孩有一次挥舞着菜刀,直接一刀劈碎了木质菜板的情景,耸了耸肩无奈的说道——为了给邓布利多一个惊喜,他暂时还需要尽可能隐藏一下这只小团子的学习进度。
    “维也纳炸肉排是吧,我知道了,还有呢?”邓布利多看了看已经彻底暗下来的天色,点了点头,朝着门外走去。
    “总之尽可能多买一些吧……顺便说一句,你去买晚餐的时候,最好蒙着脸或者错开那些闪烁着死亡圣器标志的店铺——否则我怕你可能被人挥舞着魔杖,一路撵回来。”
    “这一点不需要你来提醒我,我大致一刻钟之内回来。”邓布利多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格林德沃和艾琳娜,挥了挥手转身离开。
    随着邓布利多的身影消失在门后,约莫等待了一两分钟后,格林德沃轻轻拍了拍艾琳娜的小脑袋。
    “好了,小丫头,你现在可以饶过我可怜的衣服了吧——不得不说,你装睡的本领真的很差,根本不可能瞒得过我和邓布利多。说吧,你有什么想单独对我说的么?”
    “当然是……一起商量怎么反击啊。您不会忘记了几天前,这老萝卜怎么两头骗的了吧?”
    下一刻,艾琳娜双眼猛地睁开,眼里闪烁着光芒,“搞事情我在行,但是怎么能够恰到好处的让邓布利多教授头疼,这一点就需要专业人士的指导了。”
    作为一名优秀的女孩子,记仇这一点从来都是艾琳娜最为显著的特点之一。
    既然邓布利多当初有胆量将她一个人抛在纽蒙迦德城堡,就应该早就做好了心梗的准备——即使这几天她其实过得蛮愉快的。
    “放心,说到怎么对付阿不思,整个魔法界没有人比我更有经验了。”
    格林德沃得意地笑了笑,他越来越欣赏艾琳娜的性格了,这样的孩子永远不可能成为下一个邓布利多。
    “我们一定可以给阿不思准备一个大大的惊喜。”
    “只是一个惊喜怎么够,每个月一个吧?毕竟我们不是恶魔,好歹让邓布利多教授也有个缓冲时间。”
    “每月一个惊喜的频率我觉得不错,既然这样,那么最好放在节假日进行。”
    “咦,其实我是打算节假日单独算次数的,您觉得怎样?”
    “天才的想法,你可真是个天生的小魔王……”
    “嘿嘿,彼此彼此,还需要您的指导……”
    一老一少默契无比地对视了一眼,脸上同时露出了愉快的笑容。
    与此同时,萨尔茨堡大街上。
    正在寻找维也纳炸肉排店的邓布利多浑身一抖,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一股莫名的心悸忽然涌上心头。
    为什么,突然没来由地又一次升起了一种想提前退休的念头。
    或许是因为格林德沃今天的情况让他有些触动吧?
    邓布利多摇了摇头,作为霍格沃茨的校长,他确实已经太老了。
    等到艾琳娜毕业之后,他或许应该认真考虑一下将校长的职位移交出去了。
    ————
    ————
    咕~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