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区彩票论坛手机专区万众福天空彩票天下采

小说:大唐坑王作者:吉日
    卢小闲心潮澎湃,这一瞬间,他想起了在潘州李珣身边的那四个残仆,他们都是为大唐做过贡献的老兵。
    卢小闲深深看了一口气,转头看向张猛。
    张猛若无其事的说:“只要你决定了,我无所谓!”
    卢小闲又把目光看向陈玄礼。
    陈玄礼看明白了卢小闲征询的目光中的含意,他虽然一直想上战场为国杀敌,可却不想以这种方式加入战场,因为他是羽林军的人,他要捍卫羽林军的荣誉。可此时此刻,他的胸口像有什么东西堵着,拒绝的话根本无从开口。
    “卢公子!您做决定吧,我听您的吩咐!”这是陈玄礼最后艰难的回答。
    郭振心里也不好受,但他还保持着一丝清醒,小声对卢小闲说:“卢公子,可别因小失大呀,你身上还有别的使命呢!”
    “我心里有数,不会误事的!”卢小闲冲郭振点点头。
    ……
    镖队从广武出发,继续向洮州而去。
    林云骑马过来,挠着头问:“局主,你说卢公子是不是脑子坏了,好端端的,偏偏要去做什么团结兵!”
    龙壮并没有勒马,只是瞪了他一眼:“这是你该说的话吗?多用些心思在押镖上,这一路上没你想的那么太平!”
    龙壮本以为就这么轻松的到终点,没想到最后的二百里路,担子却突然全压在了他的肩上。百十辆大车原来有卢小闲带来的壮奴来负责,现在得从当地雇人运送到洮州,让他有些手忙脚乱。
    更让他头疼的是安全问题,陈玄礼的羽林军士在的时候,这事根本就不用他考虑,可现在他必须要全力以赴,因为壮奴、羽林军士全部和卢小闲一起留在了广武县。
    林云吐了吐舌头,拨马又去前后巡视了。
    瞅着林云的背影,龙壮收回目光,向身边并骑的的仇恨水问道:“仇掌柜,以现在的速度,你估摸着我们几天能直到洮州!”
    龙壮对洮州的情况不熟,现在只能依靠仇恨水父子俩了,所以他对仇恨水相当客气。
    仇恨水眉头紧皱,心不在焉的答道:“估计要三天才能到达洮州!”
    卢小闲突然留在了广武,大大出乎了仇恨水的意料。他不知道卢小闲这是有意为之,还是有别的什么安排。他最关心的是如何弄到大周皇帝写的亲笔信,可是卢小闲却偏偏让他和镖队先行赶往洮州,这可如何是好?
    “仇掌柜,您说这一路上安全吗?”龙壮这话也不知问了多少遍了。
    “这一路上安全吗?”仇恨水将龙壮的问话重复了一遍,一个想法陡然涌上心头,他的眉头舒展了,脸上突然绽出了笑意,“原来我走这条道的时候,一直很安全,但现在两国交兵,这就不好说了!”
    说到这里,仇恨水把目光投向了远方,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随时都有可能有一支吐蕃军队不知从哪冒出来,做一些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这都很难说呀,你说是不是?”
    这一瞬间,龙壮的眼皮子突然跳个不停,心中生出一丝不祥的预感来。
    马车内的唐倩心神不定,向欧阳健询问道:“师兄,你说他这是要做什么?莫不是发现了我们的行踪,要故意避开我们?”
    欧阳健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唐倩:“以前师父在教授我们计谋的时候,总夸你比我强,现在你这是怎么了?他真要躲着我们,会有一百种办法,至于用这种最笨的办法吗?我看你是关心则乱,所以才会乱了分寸!”
    “本来我也是这么想的!”唐倩撅着嘴说,“可是,到现在我也没搞明白,他为什么不和我们一起去洮州?”
    “我问过广武县的刘县丞了,草川县已经无兵可征,只能把一些以前的老兵送上战场,缺额还差一百人,他是为了帮助这些老兵完成征兵任务,这才临时决定留下的!”说到这里,欧阳健脸上绽出了笑意,“我一直以为这小子猴精猴精的,没有什么弱点,现在我终于发现他的弱点了!”
    “什么弱点?”唐倩瞪大了眼睛,“我怎么没有发现呢?”
    “他也会冲动,冲动了就会露出破绽!”
    唐倩小声嘀咕着:“那不是弱点,说明他重情谊!”
    “重感情?”欧阳健摇摇头,“你忘了师父的教诲,使用计谋的时候如果重感情,那就是死路一条!”
    “师父说的有时候也不一定对!”唐倩脱口而出,“假如你在使用计谋的时候,我遇到了险境,你是继续考虑你的计谋呢?还是会舍弃计谋来救我呢?”
    欧阳健张了张嘴,却哑口无言。
    ……
    柴六对身边的这个年轻人充满了好奇,关键时刻带了一百条精壮的汉子,加入到他们这些老家伙当中,不仅解了他们的燃眉之急,而且还让他们这支奇异的队伍充满了朝气和希望。
    “年轻真好!”柴六看着目光清澈的卢小闲,不由在心中感慨起来。
    “柴老伯,你们这些人都上过战场?”卢小闲好奇的问道。
    年轻人对疆场杀敌有一种天生的向往和崇拜,在后世卢小闲一直生活在和平年代,对这种向往只能压在心底。此时此刻,看到这么多大唐的老军人,心中不由腾起一股豪迈之情。
    “那当然了!”柴六骄傲的挺了挺胸膛,“咱广武县虽然大多是汉人,可也有一半的羌人血统,年轻后生崇尚强者,好勇斗狠,弓术和马术都掌握的十分娴熟,战斗力和战斗意志都十分强悍,都是天生当兵的好坯子。”
    说的兴起,柴六猛一下撕开自己的胸襟,干瘪的胸膛上布满了伤痕。
    然后他指着身边的几个老者,大大咧咧道:“老哥几个,把你们的以往的经历也拿出来显摆显摆,莫让卢公子小瞅了咱们这些老家伙!”
    那几人闻言,也都像柴六一样,扯开了自己的上衣。
    卢小闲呆若木鸡。
    刀伤、箭伤,每个人的胸前都留着狰狞的伤疤,少的三五个,多的甚至十几个。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