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0期管家婆香港快乐五分

小说:戏游盛唐作者:探踪
    驱赶走二叉,安平县总算恢复正常,被困在屋里头的百姓纷纷走出,翘首以盼的暖天到来。
    从城门回来,竹林公会一行人十分轻松,步履轻快。二虎迫不及待把棉衣都给脱下,包括外衣还有棉裤全都卸下,一身清凉。
    雁山把衣服一脱往街边一丢,欢脱得跑入无人看守的大门,青苔上抖下化冰的水珠,掉在他头上。德叔半张着嘴,口中呵出的气已渐渐没有那么明显。
    雁山:“会长,那我们忙了这么久,到底图啥呢?”
    这番话让罗甘从胜利的甜蜜中拉起,仔细想一下自己究竟走到哪一步了。
    视野中弹出对话框,罗甘用意识解锁,查看线索进度,已经进行到“20%”,这才舒了一口气,看来做的步骤还是正确的。
    自然罗甘除妖的意图不能透露给竹林公会众人,当日袁术士点悟自己,不可在游戏中透露现世身份,否则将会招来不好的后果。
    视野中体力值下降30%左右,罗甘感受自己疲倦状况,感觉良好,没有什么不舒服。
    罗甘:“为民除害,无所欲求。”
    德叔摇头叹气:“哎,你都多大个人了!还喜欢扮演英雄拯救苍生?”
    二虎护着罗甘:“俺看没啥不好!县城里头恢复正常,对咱们又不是坏事。”
    德叔:“不是坏事?我们命都差点丢了哦,我就不懂了,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雁山呵呵一笑,“德叔话是这么说,最后还不是跟着我们一起来了?”
    德叔头一撇,不再继续说下去。
    雁山:“县城里头的张季锋和那掌柜怎么办?会长,要不要我们一起去办了他们!”
    话中虽然气势很足,但雁山更多的还是试探罗甘真实想法,不知他是不是有什么打算。
    罗甘心想,先前周密的计划,最后被这两个狗奴背叛,实在气人。看着老胡像个好人,却别有用意,关键时刻掉链子,拿着假花去献礼,商人可都是一副嘴脸。
    至于张季锋,一个放风的,不满王格冒结果又是私投卢刺史,意外当成双面间谍,好在他知道不多,不然才是无可回头。
    “猪奴!哼,背叛我们,两个都不是好东西!”,二虎骂骂咧咧,差点因为此二人万劫不复,千刀万剐都不足惜。
    雁山起哄:“对!我们一同去,给他们好看!”
    德叔:“不可!这才刚平定妖怪,我们再因一时仇恨蒙蔽了双眼,那才是完蛋!”
    德叔是最先理智的,饱经风霜,虽然重利,但更明白有些利益千辛万苦能取,有的就算不费吹灰之力亦不可求。
    “先不着急,我们另做打算,两个叛徒不值得我们再去赔上性命。”
    罗甘继续搜索,下一步指令暂时没有更多的提示,突然心头悸动,想起这场大难去了远方的珺桃,可惜心仪的姑娘没有在身边,看不到自己的英姿。
    马蹄声反复踢踏作响,远处还有铃铛的响声。一台小轿子从远处疾驰而来,轻纱飞扬。马车夫头微微向后仰,悠然自得的模样,车晃晃悠悠朝着罗甘方向过来。
    罗甘只痴痴地望出了神,幻想着是不是某个奇巧女子,如玉般玲珑剔透,洁白无瑕,只一个回眸就能众生倾倒。
    马车里头伸出一双玉手,示意马车夫停在罗甘面前,罗甘一愣,二虎等人更是疑惑不解。
    终于马车里探出个头,正是珺桃!那双动人温婉的眼神直勾勾地看着罗甘,二虎心里头不自在,侧过身子去。
    “好……好久不见啊!”等了半天,才从罗甘嘴中挤出这么句话。
    胭脂抹在脸上,朱红色的唇微微起开,仿佛都有带着清风吹拂,珺桃下轿走向罗甘。
    “好久?我出去不过一个月吧。”
    一个月?我们在安平此地忙碌如此久,让罗甘突然有些恍惚。天候乱香,如今时间点错乱,从秋天入冬不过才两个月不到,转眼之间又变成春天。不知道时间线的问题是司马宅邸造成的,还是不爱加班的游戏程序猿搞得事情。
    “珺桃……你……去了什么地方?竟然这么久。”罗甘多少有些害羞,不敢直言自己的情感,畏畏缩缩不像之前敢做敢当的模样。
    “长安,说到这个……”珺桃下意识拉起罗甘的手,罗甘脸色唰地一下就红了,雁山立刻意会到,和德叔使了个眼色,两人就往后撤回避,一见二虎呆站在原地不动,上去拉开二虎。
    二虎和罗甘两人对视了一下,都十分尴尬。
    “走了走了!俺看看隔壁那姑娘长得模样不错,雁山跟我去看看!”二虎吆喝起来,掩饰自己心中那丝波动。
    罗甘回首看珺桃,美人在旁,自然是志得圆满,哪还要什么卢刺史什么王格冒奖赏?天下和我什么干系?一个人就乐呵呵地笑起来。
    “方才你说的是什么事?”
    珺桃:“都怪那掌柜,非要弄什么百花献艺,如今圣上要观舞,指名道姓要了些人,一起去长安。”
    罗甘还很是震惊,当朝的是李世民,唐太宗可是出名的圣君,指名道姓要人去表演定是非凡之事,但史书上并无记载这些事宜,都别说什么舞蹈,安平县这个地方的事情,也无记载。
    越往下想,确实越摸不透圣上究竟意图是什么。
    “那我能为姑娘做些什么呢?”
    “陪我去吧,我找人算了一卦,此去前途凶险,我就很慌张。”
    罗甘大笑:“算卦的?可笑,也就古代才迷信吧,就这么算卦能算明白什么?别听他的!”
    罗甘说的话振振有词,珺桃仿佛吃了强心剂一样,连连点头。
    珺桃:“如果你能这么说,我就放心多了,竟然还要我找个罗姓男子陪同,这不是强人所难吗!”
    一听竟然如此,罗甘赶忙改换口风:“但有话说,备周则意怠,常见则不疑嘛!别人的话也不能都听,也不能不听对吧。”
    珺桃不解:“那究竟该怎么办?”
    罗甘一寻思,就打定了主意:“没问题,那我就陪你去吧。”
    珺桃十分高兴,两人相谈甚欢。
    在门口久等的袁术士望着竹林公会众人,会心一笑。
    “好好享受吧,好戏才刚刚开始。”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