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奇人论坛心水中心2018年第36期开码查询

    第一百七十五章火烧左谷蠡王部
    “主公,匈奴人好像往北撤了!”
    正如许定猜测的一样,曹操当然不会傻到真的去进攻中阳城,只是扯着虎皮,然后虚张声势,作着要打的架势。
    所以他派出来的人自然也发现了匈奴伏击在中阳城四周的。
    听到探子回报,曹操抚须笑道:“看来是伯康动手了,东莱骑兵肯定是进攻了离石与皋狼城,并且得手了,不然匈奴人不会无缘无故北撤。”
    曹洪道:“大哥,既然如此,我们是不是要北上了,先占着中阳城,跟上伯康的步伐,让匈奴人不敢全数北撤。”
    曹操还没说话,这时谋士程术道:“主公不妥,匈奴人北撤是否与威远侯有关还未真正查明,就此贸然北上,万一这是匈奴的假像,引我军进去然后伏击可就不妙了。”
    曹操一想貌似有些道理。
    他本来就是一个多疑的人,自然也在怀疑匈奴人北撤的真正目的。
    想了想,看着翘首以盼众将,曹操说道:“维安说得不无道理,我们等上一两日,探查清楚了在北上,我相信博康不会介意的。”
    稳重一点,曹操也选了这个妥当的方案。
    他这张虎皮扯大旗可以,一但真的与匈奴人交手,很快就会被戳破,让匈奴人真正识破计策。
    皋狼城!
    “混蛋!”
    看着满目疮痍的城池,被堆成京观的人头,左谷蠡王部集体头皮发麻了。
    是谁?
    究竟是谁?
    什么人这么大胆敢屠戮他们匈奴部。
    这群该死的汉奴,卑鄙的偷袭者,竟然趁他们左谷蠡王部在中阳对付东莱兵的时候跑到我们后方来捣乱。
    “王,那些偷袭的骑队往圆阳城去了。”
    一个匈奴人过来汇报道。
    左谷蠡王闻言,阴沉的脸变得狰狞,带着肃杀之色,一扬马鞭道:“给我追,一定要将他们碎尸万段。”
    左谷蠡王手下的一个逐骨都侯道:“王,那些逃走的汉奴两脚羊怎么办?”
    原来左谷蠡王部攻下西河郡南部之后,俘虏了大批没能逃走的汉民。
    这些汉民皆成为匈奴人的俘虏,足有数万之多,负者帮匈奴人放羊种地,为匈奴人提供服务,过着畜生不如的生活。
    许定等人攻下了这一带,不仅杀光了留守的匈奴人,还将这数万的汉人全给放走了,让他们尽量走山道往太原郡逃。
    “先别管这些,把汉骑消灭了,我们有的是时间与精力不断掠抢汉民。”左谷蠡王眼中闪过一丝精光,要知道大汉现在不稳呀,中原之地战火频燃,大汉没有力量来管还对付他们了。
    匈奴人崛起的机会又来了。
    接下来左谷蠡王带着一万二千多兵马朝着圆阳城追去。
    他们追得极快,但还是晚了一步,到达圆阳城的时候,圆阳城同样被许定等人攻破,城门大开,城墙上写杀大大的杀字。
    城外堆砌着京观,鲜血淋漓。
    “追!”
    几乎没有怎么查验,左谷蠡王一咬牙,下令继续追击。
    大军穿城而过,城内静悄悄没有一点声响,犹如鬼城一般,街面上杂七杂八扔了无数杂物,甚至还有不少马粪马尿跟动物的内脏,一阵臭气熏天,刺鼻无比。
    匈奴人想快点通行,避开这些臭物,只是横倒的木杆还有不知道从哪里滚来的大石头,让原本就不宽阔的街面显得更加狭窄。
    匈奴人即使在善骑,也不敢胡乱趁威,肆无忌惮的人冲撞。
    只好放缓行使速度,然后逐步通行。
    待到大军前部二千多人出了北城门,后部还有六千人未入南城门外之时,突然天空冒出一支响箭。
    尖锐的哨声冲上城上空,这时街面两侧,以及北城楼上冲出无数汉军。
    “咻咻咻咻……”
    一支支箭矢飞向了毫无防备的匈奴骑士。
    “噗噗噗……!”
    这些箭矢中还混有不少火箭,火箭射中那些木杆或是易燃的竹编物,顿时冒出火团,地面那看着向血水或是马尿的水渍成片成片的燃烧起来。
    原来界两侧都泼洒过桐油或是动物油,这些油被动物内脏与粪便所掩盖,不细细去查觉一时之间是难以发现的。
    大火四燃,一片连成一连,很快就串满了整个城池,熊熊的烈火之下,城内的匈奴骑兵哪里还有心思回击埋伏的汉军。
    只想快点逃出城。
    只是后面被堵,前方全是手持短驽的汉军,等他们冒着烟火冲出来之时,迎接他们的是无数的驽箭。
    刚刚出了北城门的二千匈奴人虽然不用享受炽热的火烤,但是对付他们的是许定等人的骑兵冲击。
    一番厮杀,人数本就占了劣势又军心不稳的这股匈奴人最终也全数被斩杀。
    看着还在持续冒着火光的圆阳城,许定收枪挺马道:
    “走!”
    这块大火不烧过一天一夜是难以熄灭的,有这个时间,东莱骑兵可以与追来的匈奴人拉开很长的距离了,可以做很多事了。
    同样看着冒着火光,将整个城池吞噬过去的大火,左谷蠡王与他的手下们的心情却截然相反。
    没想到汉人竟然在这里等着他们,打他们的伏击,真是失算了。
    “禀告我王,此次伏击,我部左右骨都侯、左右大都尉,右大当户陨殁,择损兵马五千余人。”禀报的人说话都有点微颤。
    就这么一下,他们就损失惨重,军官损失一大半,整个部族的兵马也填进去了四分之一。
    结果连汉军的影子都没有摸着。
    想要复仇,可是对方逃之夭夭了,想追只能等城内的大火自然熄灭为止。
    左谷蠡王面狰狞到了极为恐怖的样子,双拳紧握,青筋全都爆了出来。
    翌日,大火熄灭了,等了一天,匈奴人继续上路北追。
    等他们小心翼翼的到了圆阴城,果然这里也被汉军夺了下来。
    同样是一个小京观,被掠夺来的汉奴全跑了,留下空荡荡的城池。
    城池四周水草丰茂宜放牧之地,同样还有一座京观,牛养马匹全不见了。
    汉军做得比他们彻底,杀光,抢光,不给他们一丝机会。
    “我王,我们要往哪里追?”
    一个手下问道。
    圆阴、圆阳是西河郡的中部,往北可以去西河郡北部,那里是南匈奴单于王庭所在之地。
    往西是北郡的龟兹,那里是匈奴右贤王部的势力范围。
    他们不知道汉骑究竟会去哪里捣乱。
    想了想,最后左谷蠡王还是一指北方道:“还是去北面吧,王庭要紧,不能让这股汉军坏了我族的大计。”
    现在匈奴大军都集中在五原郡,王庭很空虚。
    左谷蠡王不敢想象汉骑杀到美稷的场景。
    美稷丢了,估计整个南匈奴部落的战略都要收缩,移向朔方,退出北郡、西河郡、与五原郡跟定襄郡。
    (本章完)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