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不像玄机图图片三十七期图片2018最新开马结果

小说:噬天狂尊作者:缺肾道人
    “少爷!”曹冲的仆人大喊了一声,跟着就像是护主的老狗一样飞扑在了曹冲的身边,试探了一下,好在曹冲还有鼻息,这才松了一口气。
    若是曹冲真的在他的跟随之下死在了别人的手里,恐怕他的一家都得不得好死!
    “你,你是谁,你知道,你打的人谁么?这曹家曹冲少爷,你竟然敢在龙城动手,你就等着死吧!”
    唐铭戏谑的上前两步,自然是知道,这老头是在虚张声势,单脚拉过一边的鼓凳,将一只脚踩了上去。
    “我是谁?我,是,芸菲的男人,若是你们曹家有意见的话,随时可以来芸家找我的麻烦!”唐铭扯过椅子,霸气十足的吼道。
    岂是一个“狂”字了得!
    “哈哈哈,小子,你等着,等着曹家的报复吧!”老头癫狂的吼了一声!
    唐铭倒是不想跟这样一个虚张声势的老头多做计较,不过是一个曹家的仆人而已!
    他像是索然无味的环视一周,随后搂着怀中的美人大摇大摆的走出了云亭水榭!
    “丫头,这便是你说的曹家人么,怎地像是疯狗一样,当真是索然无味的很!”
    芸菲没有说话,只是被唐铭拖着,一直到走出了云亭水榭,都没说出一句话。
    被唐铭搂住的芸菲的心中却多了一种异样的感觉,那是一种久违的能够依赖的感觉,她都不记得,多少年自己没有如此的依赖一个男人了!
    一直到被唐铭抱出了云亭水榭,芸菲这才说话:“唐铭,你这次未免太冲动了一点!”
    “曹家,李家,以及公孙家族,本便是在寻找一个对芸家出手的理由,而如今你打了曹冲,无疑是彻底的点燃了那根导火索我猜测,恐怕明天一早,那曹家的人便是会来到芸家寻你!”
    唐铭只是轻描带写的笑了笑:“那不是正好么,省的我再名不正言不顺的去曹家找他们!”
    “哎,唐铭,你终究还是太冲动了一点!”芸菲叹了口气,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
    唐铭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膀,反客为主的直接上了车,对老徐唤了一声,回去,随后便是大摇大摆的靠在马车的背上,很是惬意!
    看着骚乱成一片的云亭水榭,老徐缩了缩脖子,想来这该是大小姐与这神秘的男人搞出来的骚动,但愿这骚动不要牵扯到芸家才是!
    赶着马车,与龙城的星月一起,回到了芸家!
    ......
    一夜的时间很快!
    这一夜就在芸菲的万分苦恼之中度过了!
    当第二天的朝阳挥洒进芸家的时候,芸家寨的外面顿时传来了一阵极为粗暴的敲门声音!
    老徐起了个大早。正准备去开门!
    但是那木质的大门却直接被蛮横的踹飞出去!
    大门上镶嵌的金钉散落一地,这大门恐怕就是芸家最值钱的东西了!
    芸家主是个好面子的人,几乎是将家里的东西都当了个干净,但却仍旧没有动这辉煌的大门,在芸家家主看来,这芸家奢华的大门,便是芸家重新站起来的最后希望,如今却被人无情的踩在脚底下!
    “芸不凡,你这老贼,给我滚出来!”还未见人,这怒骂的声音便是传出了老远,其中蕴含的强横的灵气甚至让整个芸府都震颤了一下!
    “这位不是亲家,曹老爷么?一个大早的是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老徐赶紧上去打着圆场,但迎来的却是曹建国不留情面的一巴掌!
    “滚,你这狗奴才,赶紧给我把芸不凡这个老贼叫出来,若是三息之内,芸不凡不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便是烧了你这芸府!”曹建国冷言冷语的说道,一边的左手上面已经升腾起了熊熊烈焰!
    火属性的灵气震荡开来,刹那之间这周遭的温度便是升腾了几分!
    老徐的瞳孔狠狠的缩了一下,真是想不到,短短的一个月之内,曹建国的实力便是精进到了后天巅峰的层次,那锦艺城出来的丹师当真如此了得?
    “曹兄,什么事情,发这么大的火啊!”幽幽远远的传来芸不凡的声音!
    随后便是见到芸不凡走过了芸家的石头屏风,站在了气势汹汹的曹建国的面前!
    他负手而立。眼角却是不留痕迹的抽动了一下,心中哀叹万分,这一天终究还是到来了么!
    “少在这跟我装清高,出了什么事情,难不成你那宝贝女儿不知道么?”曹建国一边说着,一边挥了挥手!
    随后在一众曹家的高手的簇拥之下,一个脏兮兮的年轻人便是走了出来!
    原本亮白色的衣裳染上了泥土的颜色,显得颇为的狼狈不堪,嘴巴上面流出来的鲜血滴落在衣袍的正面染红了一大片,少年人的面色有些呆滞,一嘴的牙齿一颗都没剩下,牙龈上的鲜血已经止住了,但此时的他嘴巴张大一边吃着手指头,一边流着哈喇子,那呆滞的样子就像是一只老天狗!
    “这,这不是曹冲世侄么?究竟是谁将我这女婿打成了这般模样?”芸不凡倒是真的被吓了一跳,事情毕竟是昨晚才发生的,还没来得及传开,这曹家的人便是找上了门来!
    “呸,少给老子在这装傻充愣,你那宝贝女儿不知道从哪找到了一个野汉子,昨晚在云亭水榭,将我儿打成重伤!”曹建国的语气之中充满了森冷的杀意!像是一头发怒的狮子!
    “什么?有这种事?”芸不凡着实是被吓了一跳,如今的芸家早便是如履薄冰,若是哎碰上这事情,当真是只剩下灭亡一条道路!
    芸不凡阴晴不定的眼睛落在了老徐的身上。大声呵斥道:“老徐,让你看着小姐,你就是这样看着的,曹兄说的小子,是不是前两天带回来的那个!”
    老徐低着头没有说话,他虽然不知道昨晚云亭水榭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但现在就算用脚底板想,也能想出来了大概了!
    看着老徐半天都没有说话,芸不凡差点是起疯了过去:“反了反了,你还在这杵着干什么?赶紧给我把那个不孝女着回来!”
    “哎哎,我,我这就去!”老徐磕磕绊绊,转身就跑,走的时候差点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
    这一举动顿时又引来了芸不凡极为夸张的愤怒:“废物,都是废物!”
    ......
    老徐走了之后,芸不凡深深的洗了一口气,走到曹建国的身边,问道:“曹兄,女婿这伤势,还有的医么?”
    “少在我面前装好人,滚滚滚,这事情若是没个善终,我定要你整个芸家都不得好死!”
    “这!”芸不凡憋了半天,久久的一句话都没能说出来,这那的憋红了脸!
    真是快被自己的女儿给气死了啊!
    不一会的功夫,芸菲便是被老徐带着走到了大堂。
    芸菲看见那流着口水的曹冲也是有些愣神,她倒是没想到,唐铭竟然如此强悍,随随便便的一脚便是将龙城的最强年轻一辈踢成了傻子!
    “逆女,你看看你都做了什么好事,这曹冲世侄的伤势,你可知道是怎么弄出来的?”
    说着便是要上前一巴掌将芸菲抽倒在地上!
    “哎,芸不凡,我这倒是有个解决办法!你还是将你女儿嫁给我儿子,然后将打人的那小子交给我,最后再将你们芸家的坊市的一半割给我们曹家,这事情就这么算了!”曹建国挥了挥手,打断道。
    云不凡愣了一下:“什么,一半的坊市?”
    “怎么你不愿意?”曹建军的眼神凌冽了起来,周身的灵气迸发,开了,顿时有着大打出手的样子,身后一众亲卫,也跟着挥动手中的长枪,大有一种一言不合,便是要杀进芸家的意味!
    “曹兄的大恩大德,我芸家当然愿意!”芸不凡的的眼角抽搐了一下,看向女儿的眼神之中充满了恨意,真是个害人精!
    “逆女,还不快去,伺候你丈夫,今天开始你便是曹家人了!以后没有你丈夫的允许不许再回芸家!”芸不凡当机立断的说道,一点亲情都不管不顾!
    芸菲差异的看着现在的父亲,脑海中芸不凡的影子开始渐行渐远,这一刻,她由衷的感觉,这个男人是如此的陌生!
    “呵呵,媳妇,你是我媳妇!”曹冲一边吃着手一边就要上来抓住芸菲,那只手就好像是地狱的鬼爪,芸菲怎么都躲闪不过去!
    或者说芸菲根本就不想躲过去,她实在无法想象,自己的父亲竟然能够为了一句家族的利益,便是将自己随手的卖给了一个傻子做媳妇!
    “哎!”一个清冷的和声,夹杂着一只石头的破风之声。
    下一个刹那,便是落在了曹冲伸过来的手臂上!
    强横的力道让得那石块直接在曹冲的手臂上碎成了粉末,而曹冲的手臂也是以一个极为诡异的弧度扭曲了起来!
    “啊!”曹冲大喊了一声便是后退的倒在了地上!
    “我说岳父大人,这芸菲现在可是我的女人了,你这边随手将她许配给了一个该死的傻子,有没有问过我的意见啊!”
    空气中回荡着的却是唐铭戏谑的声音!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