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期内必出特肖136期11选5内蒙古开奖结果

小说:寄神作者:时光的脚印
    “你们两人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待在匪窝里的?”谷向阳问道。
    “我和她是一起到猴子国旅游的,在海边坐游艇时被劫持到这里。我们不是坏人,这些人只是把我们当做奴隶和泄欲的工具......”这个女人开始絮絮叨叨的说了起来。
    都是些如何如何被折磨,如何如何痛苦的经历。
    谷向阳耐着性子听完后问道:“你们懂他们的语言吗?呢过和他们交流吗?”
    “可以,我们在这里也学了一点他们的语言。简单交流没什么问题。”女人答道。
    “好,你问问他,他们前阵子绑架回来的两个新加坡女孩去哪里了?”谷向阳说道。
    这女人闻言一愣,随即说道:“这个不用问,我知道,她们两个和村子里的其他女人被带往东边的一座海岛上去了。”
    “那你们怎么留在这里?”谷向阳听了她的话,心里有些怀疑。
    “我们是找了个机会逃出来的。当时我告诉那些人,我们两个的大姨妈来了,需要方便一下,然后就冲进树林跑了出来。本来我们是要向着西北面逃得,但是在树林里迷路了,又转了回来。”女人答道。
    谷向阳见这两人不像在说谎,放心了不少。
    “那他们是怎么离开的?坐车还是步行?”谷向阳又问道。
    “步行的,今天一早,我们这些女人就被他们叫出来,跟着头领一起离开。这里山路不好走,车都开不了。”女人说道。
    “那好,我现在要去营救那两个人质,要是可以的话,我会将其他女人都救出来,你们有两个选择,一是跟我一起去,但是会有危险,而是自己找路离开,你们考虑下。”谷向阳说道。
    两人用外语简单交流了一下,华夏女人说道:“我们选第一个,和你一起走。”
    “你们可要想好了,我有任务在身,路上可管不了你们太多,万一有什么情况你们只能自求多福了。”谷向阳说完,调转枪口对着那个俘虏就是一枪。
    “啊”敦促的惊呼声是女人发出的,她们怎么都没想到谷向阳如此心狠手辣,说杀人就杀人。
    但是转念一想,她们也就释然,这个俘虏也曾经侵犯过她们,死了活该。
    而谷向阳的想法则是,现在自己独身一人,没有队友也没有后方。要是让他活着,自己的行动目的地就会暴露,到时候又有可能陷入包围中。
    更何况,现在还有两个女人跟着,要是再次陷入险境,那么这两个女人很可能不保。
    两害相侵取其轻,这句话能概括谷向阳现在的全部想法。
    收了此人污秽的魂魄,谷向阳带着两个女人往前赶路。
    行走了不久,谷向阳就发现了有大队人马经过的痕迹。
    看着地面杂乱的脚印,以及周围被踩踏以及折断的灌木细枝,谷向阳确定两个女人说的没错。
    “看,我们就是在这里逃跑的。”女人指着一处说道。
    女人见谷向阳只是望了那处一眼,并没有答话,于是接着说道:“我姓欧阳、叫欧阳菲菲,这是我的朋友,叫索菲亚,我们都是不列颠国籍。”
    谷向阳闻言倒是一愣,问道:“你不是华夏人?”
    “我父母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移民海外,我出生在不列颠,所以就是不列颠国籍了。”欧阳菲菲答道。
    谷向阳现在有些后悔了,早知道这女人是外国国籍,自己说什么都不会带着她们。
    华夏自古对于这种人有个不太好的称谓,那就是假洋鬼子。
    两人一路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直到天黑,路不能见,才停下休息。
    谷向阳可没敢马上生火,要是被敌人发现,那么自己的营救行动就会增加不少的难度。
    谷向阳选了棵大树爬了上去,在树顶上谷向阳四下观察,并没有发现敌人的踪迹,也没有发现火光。
    下了树,谷向阳放心开始点火。
    小小的篝火燃起,谷向阳告诉两个女人等在这里,自己去找些吃的。
    林中的野味还是很多的,特别是鸟类,谷向阳不多的时候,就抓了六只野鸡回来。
    这些野鸡被谷向阳在林间小溪里洗剥干净后,用河边的大草叶子包了,又糊上泥巴,才回到两个女人身边。
    将三个泥坨子丢经火堆内,谷向阳又添了点干柴。
    谷向阳取了块大石头,用霜切将内部掏空,去溪边装了水回来方在火堆边煮着。
    自己的空间里有着足够的食物和水,但是为了不暴露自己有鬼道空间,谷向阳现在也只能过着原始人般的日子。
    而欧阳菲菲和索菲亚两女倒是挺开心的,对这种日子倒也不在乎。
    等水烧开,谷向阳将三个泥坨子扒了出来,重新放入另外三个泥坨子后,谷向阳烧旺火堆,移开石锅。
    敲碎泥坨子,一股鸡肉的香味飘出,这是华夏的叫花鸡,做法简单,但是味道极为鲜美。
    吃完东西,谷向阳让两个女人先行休息。
    谷向阳可不敢闭眼,这里面的毒虫猛兽众多,说不定什么时候窜出来什么东西,就能祸害死人。
    清晨来临,欧阳娜娜被一阵烤肉的香气给弄醒。
    眼前的火堆上面,谷向阳正烤着四条猪腿。
    “醒了?醒了就过来吃点东西,今天早点赶路,中午不休息。要解手,后面坡下有条小溪,解完手顺便可以洗洗。”谷向阳说道。
    “哦。”欧阳娜娜答应了一声,将身边的索菲亚叫醒后,去了山坡下。
    女人嘛,总是要干净点的好。
    昨晚烤好的叫花鸡就是早餐,四条猪腿谷向阳留着,准备当成以后的食物。
    说来也巧,昨晚两头野猪冒冒失失地闯了进来,谷向阳直接上去用天冰丸一刀一个给砍了猪头,将野猪处理干净,留下四条猪腿,其它的全给谷向阳放入鬼道空间内。
    谷向阳嘱咐两女喝足水,今晚以前,估计是没时间弄水喝了。
    谷向阳赶路其实并不是很急,前面的人带着大队的女人还有辎重,根本走不快。
    只要自己这边的女人体力跟得上,谷向阳只要不停赶路,那么最多在今晚就能赶上。
    果然,下午三点多的时候,谷向阳就发现了前面敌人的踪迹。
    谷向阳找了隐蔽的所在,对两个女人说道:“你们两个留在这里,天黑了才能生火,这些猪腿全留给你们,水的话你们就喝附近草叶上的露水。
    我今晚就会动手,你们保重,要是顺利,明天我就回来带你们离开。”
    两女虽然心里害怕,但是知道现在也没其它的办法,于是点点头答应了下来。
    临行前,谷向阳给两女留下了一把手枪,和一把匕首。
    谷向阳悄悄尾随在敌人的身后,利用神目将敌人的信息全部掌握。
    这队人,一共一百零五人,其中的三十多个男人都是荷枪实弹的武装份子,而剩下的都是手无寸铁的女人和小孩。
    这些女人每人背着个大竹篓,看上去里面装着不少东西。队伍里面有不少骡子,上面也是驮满了东西。
    而谷向阳要解救的人质也在其中。
    悄悄跟着这一行人,谷向阳一直等到他们在傍晚扎营后才悄悄爬上了一个枝叶茂盛的大树。
    这些人一旦扎营,那么防守的范围肯定会扩大,而且取水、捡柴这些活动也会让他们加大活动的范围。
    谷向阳要是不上树,那么就只能往后跑。
    现在上了树,不但能隐藏身形,还能仔细观察他们的防守布置,等到敌人疲惫,那就是谷向阳动手的时候。
    这些人乱哄哄的一顿忙碌之后,总算是安静了下来。
    三十多个武装分子,分成两拨,十几人在外围站岗,十几人在里面享乐,反正带的女人够多,直接按到就上,毫无廉耻之心。
    “再忍耐一下吧,等下我就帮你们报仇。”谷向阳在心里暗道。
    对于这种禽兽的行为,谷向阳根本看不下去。
    女人也是人,应该被呵护,而不是被摧残。
    谷向阳小的时候,自己老爸和老妈也会吵架斗嘴,但是从没见两人动过手,
    或许这就是法制与原始的区别吧?健全的法制,保护的是弱者,而没有法治的地方,除了独裁,就是欺压与剥削。
    夜色渐浓,营地里的野蛮行径也告一段落,除了不时有女人的抽泣声传出,只有那些发泄完兽欲的人,熟睡时的鼾声。
    轻轻滑下大树,谷向阳开始了自己的猎杀行动。
    鬼步的悄无声息,以及霜切的锋利,让这些武装份子一个个倒下。
    解决完外围的敌人之后,谷摸进了营地里。
    这些营地里的人根本没有换地方,发泄完后,搂着身边的女人就睡了过去。
    谷向阳可没客气,上去就是一人一刀,干净利落的将这些混蛋永远的送入了梦想。
    在没有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谷向阳解决了全部的匪徒,将他们携带的武器弹药全部收走后,谷向阳快速向着欧阳菲菲她们藏身的地方跑去。
    谷向阳吃亏在语言上,需要欧阳娜娜这个临时的翻译来帮忙。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