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今期管家婆马报图黄大仙高手网

    张瑾萱俏脸绯红。
    她羞答答地低垂着头,抿嘴微笑着,仿如一朵出水的芙蓉,沐雨的桃花。
    她做贼似的趴在郑旦旦耳旁,再次吐气如兰的轻声问道。
    “什么感觉?”
    此时的郑旦旦,依然是哭丧着脸,无言的后悔着。
    他听到了张瑾萱的问话后,郁闷的顺口说道:“没感觉!”
    叶都此时若是在场,他绝对会说:“好吧!你个二货,当真是自作孽不可活,你若不死,何来天理。”
    “……”
    张瑾萱一愣,目瞪口呆的看着郑旦旦。
    突然。
    她心底的一道怒气,从脚底下直冲顶门。
    心头的那一把无明火,焰腾腾地按捺不住的想爆发。
    她的眼中,更是闪着一股无法遏制的怒火,好似一头被激怒的母狮子。
    只见她的一双玉手,迅速的掐住了郑旦旦的脖子,随后,她拼命的前后摇晃着,更是怒火中烧的大声咆哮道。
    “啊!你这个死混蛋,你去死吧!老娘掐死你这个死混蛋!啊……。”
    悲剧的郑旦旦,当场被掐的口吐长舌,眸翻白眼,差点就要窒息而亡。
    此时,叶都听到了张瑾瑄的咆哮声,他迅速跑回一看,眼见着张瑾瑄又在发飙,他当场被吓得大叫出声。
    “妈啊!”
    他大叫一声后,转身撒开了脚丫子,迅速的跑走,转眼之间,他再次跑的没了人影。
    跑远之后,叶都暗暗的松了口气,心有余悸的回头看了一眼,自言自语道。
    “这个二货,他又怎么惹她了?明知道是鞭炮,还非要去点,自己放的火,你自己去灭吧,我可不想再受池鱼之殃。”
    张瑾萱发泄过后,这才恼怒的松开了手说道:“你个死混蛋!放我下来,我自己会走。”一边说,一边使劲的挣扎着下来。
    “呃嗬!呃嗬!呃嗬!……。”
    张瑾萱松开手后,郑旦旦立时咳嗽不止,听到了张瑾萱的话后,他小心翼翼的将她放下,随后一巴掌拍在自己的脸上。
    “啪!”
    一声响亮的巴掌声响起。
    可见,他自己打的还真不轻。
    郑旦旦低着头,不敢再看张瑾瑄,心中却是委屈的要死,暗自吐槽着自己。
    真是嘴贱。
    这个乌鸦嘴,没事说想死,当真就被差点掐死了,看自己下次再敢乱说话。
    吐槽完后,他抬头小心的看了眼张瑾萱。
    心想着,说实话有错吗?本来就是没感觉的嘛。
    自己当时都已经灵魂出窍了,又怎会有感觉啊!
    自己本来就后悔的要死了,你可真是我肚子里的蛔虫,还真就想掐死我!
    张瑾瑄眼见着郑旦旦的一张脸,原本就被自己掐的满脸通红,再被他自己打了一巴掌,更是红上加红,当即感到有些心疼,又有些好笑。
    她强忍着笑意,一脸恼怒的吼道:“给老娘死开。”
    说完之后,她一把推开了郑旦旦,恼怒的低着头,一脸气呼呼的走着。
    她看到了地上的一颗小石子,当即愤怒的一脚踢去,仿佛那就是郑旦旦般,令她气愤难耐,再看到了一颗杂草,迅速一脚踩去,犹不解气的狠狠踩了几脚……。
    郑旦旦看的是毛骨悚然,更是提心呆胆的放慢了脚步,远远的跟随着,深怕离的近了,又有灾难从天而降。
    张瑾瑄依旧不解气的开道而行,小道上的杂草、树叶、石子、泥土,似乎全成了她的发泄工具般,尽数遭到了池鱼之殃。
    她的一双白色运动鞋,更是脏的惨不忍睹。
    只见她一路发泄着怒火,一路无声的嘀咕着。
    你个死混蛋,每次都要惹姑奶奶生气,当真是气死人了。
    姑奶奶的初吻,竟然敢说没感觉?
    岂有此理,我要是这么轻易的原谅你,那你还不得天天欺负我了?
    王八蛋!姑奶奶决定了,一个月都不理你了。
    张瑾瑄无声的嘀咕着,她气愤的踩向了地上的一张树叶,狠狠的来回旋转几圈,顿时,树叶被踩的破碎不堪。
    忽然,她的心中响起一道声音:“一个月,会不会太长了点啊?”
    张瑾萱一愣,续而想了想,随后默默的点了点头,无声应到:“嗯!是感觉有点长,那就半个月不理他。”
    她心中的另一道声音再次响起:“半个月啊?好像也有点长了吧。”
    她摇了摇头,暗道:“长吗?不长吧,半个月会长吗?”
    “真的不长吗?”
    “呃!好像是有点长,算了,那就一个星期不理他。”
    “一个星期啊?好像也挺长的啊。”
    “一个星期还长吗?”
    “嗯!感觉挺长的,你想啊,一个星期七天!七天还不长吗?”
    张瑾瑄默默的点了点头:“也是哦!那就三天不理他吧,这样总不长了吧。”
    “三天啊?感觉还是有点长,你想啊!一天二十四个小时,三天就是七十二个小时,你觉得不长吗?”
    “呃!好吧!那就一天不理他了,不许再反对了,一天已经不长了。”
    “嗯!一天是不长了,那就一天不理他。”想到此,她再次默默的点了点头。
    “可是,度日如年啊!一天就是一年,比一个月还惨,真的不长吗?”她心中的另一道声音,片刻后,再次响起。
    张瑾萱有些懊恼,同时又点了点头,暗道:“好像是有点道理啊!算了,那就半天不理他吧,这样可以了吧?”
    “可是,半天和一天有什么区别啊?这回去之后,就回家了,还是度日如年啊!”
    张瑾萱忽然抬头望天,暗道:“晕死!那怎么办?难道就只一个小时不理他吗?”
    “一个小时啊!六十分钟,那就是三千六百秒,自己数的到三千六百下吗?”
    “也是啊!三千六百下,是要数好久哦!难道要让我现在就理他?”
    “嗯!有道理,应该现在就理他,要不然,自己受折磨,何必呢。”
    “好像说的也是,干嘛拿他的错误来惩罚自己?我又不是傻子。”
    “嗯!自己实在是太聪明了!”
    “那是!也不看姑奶奶是谁!能不聪明吗?”
    想到此,张瑾萱忽然转身,她怒目圆瞪的看着郑旦旦,一副命令的语气说道:“过来,蹲下,背着我走!”
    郑旦旦一路之上,小心翼翼的跟随着,眼见着她一会儿点头,一会儿摇头,原以为,她又在合计着怎么收拾自己,早已是被吓得提心吊胆、惴惴不安。
    此时,他再听到张瑾瑄的命令声,当即被吓了一跳,差点摔倒在地。
    他有些无语的站稳脚跟后,暗道:“死就死吧!反正习惯了一会儿天堂,一会儿地狱的;小爷我这几十斤肉,你要就拿去吧。
    心想着,他立即跑到张瑾瑄的面前,乖乖的背对着她下蹲着。
    张瑾瑄眼见郑旦旦还算识相,这才露出了笑容,趴在了他的背上,说道:“快走!”
    郑旦旦感觉到她的语气似乎不再生气了,立即献媚的喊道:“是!宝宝起驾了!”
    “噗嗤!”
    一声轻笑随之响起,张瑾瑄当即被逗的笑出了声,恼怒的说道:“贫嘴,还不快走。”
    郑旦旦松了口气,暗自庆幸,女孩子果然惹不起,当真比变色龙还善变。
    两人来到大路旁时,叶都早已等候在那,此时,已是凌晨五点半,虽已入秋,沿海的清晨,却早已是天色大亮。
    郑旦旦小心将张瑾瑄放下后,恼怒的瞪了眼叶都,叶都眼翻白眼,抬头望天佯装没看到。
    他强忍着一脸的笑意,却是出卖了他的心思。
    张瑾萱没有理会两人的小动作,开口问道:“你们今天怎么办?回去吗?”
    郑旦旦点了点头说道:“事情还是要解决的,躲也不是办法,等下我们两个就回去,你呢?自行车在学校里,回去取的话,会不会有问题?”
    张瑾瑄摇头道:“不会的,今天星期日,又是这么早,学校不会有人,我和门卫说一声,应该没有问题。”
    “那行,你自己回学校取车子吧,我们这就回去了。”
    “嗯,那我先走了。”张瑾瑄说着,先行离去。
    郑旦旦和叶都两人,目送着张瑾瑄走远后,这才转身离去。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