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版香港资源第二份买马最快开奖网站

    “良禽择木而栖,公公是明智之人,本皇子定然不会浪费人才啊!”南宫诚将这宦官打点妥当便一直守在这皇上面前,喂药服侍,全部亲手揽下,丝毫不假他人之手,看上去十分符合他孝子的名声。
    只是这每回送上来的汤药,并非医病之药,而是夺命之毒。南宫诚要这皇帝三更死,绝对不会将他留至五更,这等关乎皇权的大事,自然要亲力亲为,若所托非人,丢的可就不止权利了。
    这皇帝被毒得已然坐不起来,说不了话,每日只能勉强进药。南宫诚起先并未想过要对亲生父皇下毒,他想,无论如何他亦是父皇的嫡长子,纵使平日里父皇在喜欢别的皇子,也不会不顾礼仪法度,不顾他的面子全然不考虑他。
    可是他错了,他在父皇的枕头底下看到了那张圣旨,那张令他谋划如此之久的传位圣旨。
    赫然写在上面的是他南宫翰,而非他南宫诚。呵,父皇啊父皇,您还真是偏心,我这个嫡长子不立,偏偏要立那么一个病秧子当皇帝!既然您不仁,可就别怪我不义了!
    他从进宫起便整日待在皇帝身边,可谓是寸步不离。他要在南宫翰回来之前,坐上这王位。
    “来人啊!太医!太医!快进来!父皇……父皇他……不行了……”
    南宫诚一副悲痛欲绝的模样,仿佛真真是在为丧父而痛,他身旁的太医亦早被他换成自己人,只要南宫诚先开演了这场戏,身边的人自然会陪他演完。
    不出所料,一位太医从殿外急急忙忙冲了进来,匍匐在皇帝龙床边上,手诊上皇帝的脉,脸色骤然一变,结巴道:“大皇子切莫太过悲恸……皇上……皇上他驾崩了……皇子还请节哀……”
    南宫诚立刻庄重退两步跪下:“父皇驾崩,举国齐哀,传诸议事大臣速来!”
    此时,大臣们纷纷听见了丧钟,皇帝驾崩已然成为事实,朝中自然不少拥护十皇子与十七皇子之臣,可如今这二位皇子皆出了皇都,不在朝中,如今除了年幼的皇子公主,便只剩下这大皇子在宫中了。
    自然服侍伺候皇上的职责也落在了这大皇子身上,若说这大皇子不会动一点歪心思那是不可能的,只是大臣们都没想到,这大皇子竟如此胆大妄为,杀父夺权之事也敢做。
    “皇上……皇上!”几位平日里皇帝最是重用的肱股之臣最先来到,他们几人才见了这皇帝遗体便痛苦不已,直呼上天待人不公,这皇帝乃千古好皇帝,上天不该如此,夺走了这一心为民清正廉洁的好帝王。
    “诸位大臣节哀!皇上驾鹤西去享极乐,如今这民心定然不稳,国不可一日无主,还是先商榷早立帝王之事吧。”
    “公公说得倒是有理,这皇上去的突然,亦未立储君,不知可有留下圣旨,立哪位皇子为帝?”
    “这等大事,咱家未曾受命,只曾见陛下写过一道圣旨未曾命奴才颁布,不知是否是立储之事。”这太监故意瞧了瞧皇帝龙床,此时皇帝仍躺在上面,这枕头下倒是露出了一角黄色布帛。
    “这……这可如何是好?”
    “喵……”
    忽然一只黑猫闯进了殿中,哪也不去,就专往这皇帝的龙床跳去,两只爪子巴拉巴拉将这一抹黄色布帛从枕头底下扒弄出来。
    “这……这是圣旨!”一位大臣突然惊呼。
    “快,快将圣旨拿过来,莫让这猫将它毁了!”
    一旁的宦官眼疾手快将圣旨一把夺过:“幸好幸好。”
    “公公,想必这便是陛下留下的圣旨,您快些念了,我等也好安心。”
    南宫诚一直未出声,此刻却大声道:“不可!”
    众大臣不解,还有的以为他是怕听到读出来的不是自己名字,心中不快,因此阻止。
    “各位大臣切莫误会,身为人子,我只是想先将父王安葬了,再宣读圣旨,毕竟父王尸骨未寒,我等在此喧哗,有失体统啊。”
    这一番说辞倒是体面,既显得他南宫诚为人孝顺,又显出他当真不知这圣旨之中写了什么,他这些日在宫中伺候皇帝,当真无甚不轨之事。
    “大皇子,这陛下下葬并非一刻可完成,而民心却急需安抚,不过,在这处喧哗确是对陛下不敬,不若我等去议事大殿宣读圣旨,将诸位臣子皆召齐,您以为如何?”
    这真是正中了南宫诚的下怀,南宫诚自然同意,面上也只是端端正正同意了:“这样亦可,传诸位大臣吧。”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兹大皇子南宫诚承皇天之眷命,人品贵重,着继朕登基,即继皇位,即日大赦天下。”
    南宫诚顺理成章成了皇帝,只是这戏还未演完,虽他在朝中亦有心腹,只是他文韬武略样样比不得十皇子,十七皇子,他心中亦是知晓,与这二人相比,朝中支持之人定然少了几分。
    如今还要做的一件事便是笼络人心,难免有人不相信他这皇位来的顺理成章,他自然要让这群人心服口服。
    听了这继位遗诏,南宫诚脸上倒是更为一惊,显然一副不知道自己被钦点为继位之人一般。
    这群大臣见了自然没有那么怀疑大皇子对这诏书动手脚,自然,这么一点还不够。
    他还要天意。
    “快看快看!方才叼出圣旨那只猫,现在到了大皇子脚下匍匐着!”
    “看来大皇子继位是天意啊!黑猫寓意吉祥,你们看啊,那只黑猫腹部的毛好像是一条龙的形状!大皇子继位,天命所归啊!”
    “大皇子天命所归!请速速继位!”
    一时之间,南宫诚似乎是被众大臣逼迫继位一般,一脸无奈的上了皇位。
    “众卿家,虽本皇子治国理政还未老练,但本皇子定当励精图治,不负众望,不负父皇所期!”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不知是谁带了头,所有大臣都跪下来了,臣服于南宫诚。
    “众卿平身。”
    南宫诚终于等来了这一刻,他谋划了这么久,都是为了所有人对他俯首称臣这一刻,他再如何,脸上的笑亦是忍不住。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