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黄大仙49559论坛2008年8月8日彩票收藏

小说:轻风归南时作者:鱼水之欢
    走出别墅区,陆轻风的腿脚已经被冻僵,几乎到了举步维艰的地步,她身上单薄的衣衫挡不住肆虐的寒风,整张脸红彤彤的半掩在大衣领子里,双手则插在口袋里将大衣紧紧抿在一起。
    又艰难的行走了良久,陆轻风才在马路边上停顿住,她伸手不断的向疾驰而过的出租车摆动,无意间抬头忽然注意到对面一家的咖啡店门口已经提早摆放了圣诞老人和圣诞树,不自觉陆轻风觉得一阵恍惚,时间竟然过得这样快,一晃就快要到圣诞节了,圣诞节过后便是新年了。
    过了这个年她就已经二十九岁了,人生已匆匆走了一半,却依旧过得行尸走肉。
    滴滴滴……
    不知何时一辆出租车停在了陆轻风的身旁,见她迟迟没有动作,出租车司机便不耐的按了两下喇叭。
    陆轻风被这尖锐的声音吓了一跳,她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高跟鞋的鞋跟踩进积雪堆里险些踩到,她狼狈的弯了下腰才勉强站稳。
    “麻烦去妇产医院,谢谢”。关上车门,陆轻风搓着手犹豫了片刻才报出想要到达的目的地。
    “好嘞,您坐稳”。闻言,出租车司机抬头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陆轻风的肚子,生生的将脚下的油门减小了半分。
    车内没有开暖气,不过相比外面,陆轻风觉得好受了不少,她将头靠在车窗上,看着上面洁白的霜花胡思乱想着。
    一路上陆轻风的心都忐忑着,说不清是什么感觉,似乎有些焦虑又有些激动。
    不多时出租车在妇产医院的大门前停下,陆轻风付了钱小心翼翼的推开门下了车。
    刚进入大门口,来往的孕妇便多了起来,虽然裹着厚厚的冬衣,可她们圆溜溜的肚子还是明显的凸出来,陆归风的目光不时的在上面停留,脸上的表情五味杂陈。
    大约是陆轻风穿的过于单薄,从她身边走过的无论男女都会有意无意的多看她一眼,然后下意识的打个哆嗦,这让她有些后悔没有先回家里去换身保暖的衣服。
    不过幸好她将脸裹的严实,所以并不担心这样的过于惹眼会增加别人将她认出来的可能。
    刚走进医院大厅陆轻风的脸上便迎上一阵热风,大约是冷热交替的关系,她的头皮有些不适应的发麻,连手心也像是针扎一样的难受。
    陆轻风走到角落缓了缓,尽量让自己尽快适应着温度,同时眯着眼睛确定了挂号窗口的位置。
    半晌,她将覆在脸上的口罩向上拉了拉,才低着头穿过熙攘的人群中,快步朝挂号的窗口走过去。
    排了一会儿的队,等轮到她时,她毫不犹豫的便张开嘴想报上了lisa的名字,不过平常叫英文名字习惯了,所以陆轻风迟疑了一下才想起lisa的中文名来,以至于隔着玻璃坐在里面的中年男人用异样的眼光看了她半晌,才动手在键盘上敲击几下。
    捏着病历本,陆轻风踩着楼梯上了三楼,她竟病历本交给导诊台的护士,护士翻开看了两眼给她拍了个二十六号。
    陆轻风坐在塑料椅上等着叫号,她左右坐着的都是挺着大肚子的,唯独她显得格格不入。
    不经意间她转头与右侧的年轻女人对视上,女人友好的朝她笑了笑,由于半张脸都遮着,陆轻风只好点了点头。
    “你也怀孕了?”年轻女人仗着胆子问,因为怀孕她的脸已经肿胀的变了型,稍稍一动下巴便又出现了一层。
    陆轻风摇摇头又点点头,最后连她自己也糊涂了,便只门口开口解释一句:“还没确定”。
    “哦”。女人恍然大悟的点点头。
    “那你现在有什么反应吗?”女人又追问。
    陆轻风皱起眉仔细想了想:“那个已经快两个月没有来了,还有……”。
    她沉吟:“还有之前总是想吐,现在是什么都想吃”。
    “那你八成是怀了”。女人肯定的说。
    “我刚开始的反应也和你差不多,不过稍稍可能更激烈一些”。
    “前两个月看什么都想吐,现在看什么都想吃,你别看我现在这么胖,我没怀孕之前才八十几斤”。女人拍着自己腿上的腿肉脸上现出爽朗的笑容。
    陆轻风没有说话,不过脸上浮现出惊恐的表情,她下意识的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腿,又摸了摸自己的脸,心里忽然对那个即将揭晓的结果有些抗拒。
    嗡嗡嗡……
    皮包里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陆轻风竟的浑身一抖,她茫然的四处看看,才动作迟缓的从包里翻出手机。
    屏幕上来回闪动着lisa的名字,陆轻风轻微的皱起眉犹豫了一下,才站起身走到长廊的拐角,深吸了口气,她才按下接听键:“喂?”
    “轻风”。lisa的声音有些沙哑,大概是昨晚情绪激动留下的后遗症。
    “怎么了?你还好吗?”陆轻风倚靠在通风口的窗台上,有些心不在焉。
    “嗯,还好”。lisa的情绪低落,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成南已经脱离危险了,只不过那两个手指已经接不上了”。
    “哦”。陆轻风不知再说什么,轻轻的叹了口气。
    “你怎么样?现在在哪?经过昨晚的事和陆总和好了吗?”lisa循序渐进的试探着。
    “在家”。陆轻风下意识的抬手捂住话筒,大概怕Lisa从那头听到不时传来的杂音。
    “那你和陆总和好了吗?”见陆轻风避而不答,lisa不得不再一次提起。
    “没有”。陆轻风并不傻,自然听得出lisa的话外音,所以以免节外生枝便直接否定。
    “哦”。lisa有些失望的应了一声。
    沉默了一会儿,lisa又不死心的开口:“轻风,我想求你件事,你能不能帮我跟陆总说说让他帮一下成南?”
    “我知道你肯定会为难,可我真的是没有办法了,现在成南躺在病床上死不死活不活的”。
    “你知道他醒来的第一句话跟我说的是什么吗?”
    “他说你为什么要求我,为什么不让天哥弄死我”。
    “他还说这次那个什么天哥不弄死他,下次肯定会变本加厉的折磨他的”。lisa的哭腔越来越严重,说道此处终于说不下去了。
    陆轻风并不搭腔,想起陆归南警告她的话,软下的心又立刻醒了几分。
    “轻风,你还在吗?”lisa终于缓和了一些,小心翼翼的问。
    “嗯”。
    “我知道我知道请求很无理,可我真的没有办法了”。
    “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去死的”。
    “只要你和陆总说说。就算他拒绝我也不会怪你的”。
    “行吗?轻风”。
    “行吗?”
    ……
    lisa一连问了好几次,陆轻风才闭了闭眼睛,她抿了抿唇终于张开:“好,我会尽力的”。
    “谢谢,太谢谢你了,轻风”。lisa破涕而笑,说话毫无逻辑。
    “不过,我不敢保证他会答应”。陆轻风明知道陆归南不会同意,可还是没有狠下心去拒绝lisa。
    “没事”。
    “真的谢谢你,轻风”。lisa说完便掐断了电话。
    陆轻风握着手机转过身盯着窗外发了会儿呆,才想抬起手点开屏幕给陆归南打个电话,走廊里忽然响起护士的叫声。
    “任娇”。护士从诊室里走出来大声喊了一句,见门口围着的一群人都没有反应,她便提高了嗓门又叫了一声:“二十六号任娇在吗?”
    “哎,来了”。陆轻风应了一声,随手将手机扔进的皮包里,她快步过去,高跟鞋碰撞地砖的声音很大,护士看了一眼皱起眉问道:“怀孕了?”
    “没……,没确定呢”。陆轻风摇了摇头。
    “那也不能穿这么高的高跟鞋,万一摔到了怎么办”。护士好心提醒一句,陆轻风立刻点点头。
    “跟我进来吧”。护士又转身推开门,陆轻风紧随其后跟了进去。
    “你好”。陆轻风在办公桌旁边的椅子上坐下,女医生抬起头和她打了声招呼。
    “您好”。陆轻风回应,却始终没有将覆在脸上的口罩摘下。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