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天下三最牛的势力2018今晚上开什么特吗

小说:好梦无边作者:故人三行
    送嫁的路上,二人一直互不理睬,崔染心是心中有气,崔久安是心中有事,归海睿更是噤若寒蝉不敢吱声:一是不知道说些什么;二是他实在不想惹崔久安。
    直到五日后行到南俞,这是一座与黄河相连的城池,每年这个季节都会因为雨水过多引发洪水,朝廷富足建堤筑坝,拨款救灾,所以两岸百姓倒也没有太大影响。
    可是今年的雨水太大,大坝被冲坏了好几处,所以各村各县都出人赶去修补。
    眼看雨太大,队伍没法继续前行,就留在南俞城,南俞太守姓赵,赵太守不敢怠慢,腾出最宽敞的院子给他们住下。
    “这雨不知道何时才会停?”崔染心此刻已经换掉一身红装,单薄的夏衣,长发被清爽地挽起,看着被雨水冲刷得垂头丧气的柳枝。
    “这么急着嫁给我啊!”刚说完归海睿就闭上嘴巴,暗骂自己嘴贱。
    由于地方有限,所以他们三人的房间都挨着,此刻崔久安也打开了房门。
    湿漉漉的衣衫已经换掉,可是打湿的长发还未干,有些微碎发贴在脸颊处。
    归海睿移着步子横过去,“别这样,我就随口一说。”
    “我也没和你计较,离远点。”崔久安把他的脑袋推开。
    “快告诉我,你的计划是什么,再这样我可真把你的心上人娶回去了。”归海睿不死心又靠了过去。
    崔久安再次把他推开,看着不远处慌慌张张跑来的太守,淡淡地说:“有事情做了。”
    太守忙给三人行礼,“公主,世子和崔大人在此,赵某本该倾力招待,可是有一段堤坝冲毁严重,洪水淹没了好几处村子,我正准备带人去抢修,不周到之处还请三位见谅。”
    “赵大人说的什么话,百姓有难,身为朝廷命官,应该以身作则,我和你一同去。”
    崔久安说着就步入雨中,归海睿也忙跟着要去。
    “我们队伍里的士兵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不妨一起带上。”
    崔久安发话,很快三百人整装待发,赵太守没有调动军队的权利,只有配给他的五百士兵,现在多出三百人,他嘴上说着不要,心里却是开心的,多几百人总是好一些。
    赵太守领着队伍赶去修坝,一走就是三天,这三天大雨几没停过,白天夜里大雨不停,崔染心实在心焦,独自一人,乘着清诗清酒不注意骑马出了太守府。
    崔染心稍微一问就知道崔久安他们的方向,骑在马上一路狂奔,三天了一点消息都没,她实在放心不下。
    说来也巧,当她远远看到抗洪的士兵一个个赤膊搬石头沙袋时候,大雨居然渐渐小了些。
    崔染心看了看天,又看了看远处坐在石堆上休息的崔久安在和归海睿说着什么,俩人都**着上身,上面布满划痕,一看就是搬石块时划伤的。
    大坝已经快要修好,崔染心笑了笑,刚转身准备走,就感觉到膝盖处微微一麻,随后便失去知觉,倒了下去。
    一个士兵发现这边有人倒下,还没叫出声,就有一个身影闪了过来,抱起地上的少女。
    “是孝阳公主——”
    有眼尖的士兵认出了崔染心,人群中一阵骚动。
    崔久安抱着人上马远去,归海睿忙告别赵太守,追了过去。
    赵太守刚因为大坝快修好松口气,随即听到孝阳公主居然晕倒,这心突突突地跳个不停。
    哪里还有心思留在这,忙交代余下的工作,自己也追过去。
    崔染心这一晕就是三天,归海睿推推站在屋檐下的崔久安,此刻天空已经放晴,屋檐上的雨水被炙烤的无影无踪,前几日的抗洪修坝好像是一场梦一般。
    “你做的吧?”
    “嗯?”崔久安回过神,茫然地看向归海睿。
    “不是你做的,你才不会这么淡定。和我说实话,你不会让心儿一直这样昏睡着吧?这可不是长久之策。”
    “今天晚上就会醒的。”崔久安回头瞥了一眼房内。
    “然后呢?”
    “然后她的腿摔坏废了。”崔久安话语淡淡,归海睿却膝盖一疼。
    “崔久安,你也太狠了吧!”
    “明天我会带她回京医治,倒时郁太医会证实,她的腿很难恢复,皇上不会把一个废人嫁给你,所以这个婚事肯定是成不了的。至于如何乘着你爹对皇家心怀愧疚,向他努力争取娶钦可执不需要我教你吧?”
    “心儿妹妹的腿?”
    归海睿还是不放心,虽然他想娶的另有其人,可是要崔染心付出一双腿的代价,他不愿意。
    “傻子,你成亲了,她的腿才能好。”
    崔久安用肩头撞了撞归海睿的后背。
    “哦,那我就放心了。”归海睿拍拍胸口,看着崔久安欲言又止。
    “有话就说。”
    归海睿咽了咽吐沫,“你不怕心儿醒来伤心?”
    “你以为她和你一样傻?”
    崔久安说完就要进屋,归海睿忙拉住他。
    “我家老头子那怎么说,你教教我。”
    崔久安叹了一口气,伏在归海睿耳边说了几句,归海睿瞬间明白,直笑着点头。
    “你小子这是宫心计呀!”
    其实崔久安也没说什么,他只是让归海睿哪怕崔染心的腿废了你也要娶她做王妃,西青王是重情义的人,不会反对。
    可是,皇上和和昌王这边肯定是不会答应的。如今宗室只有钦净莲一位郡主,和昌王的嫡女才废了腿,西青王肯定不好意思提她的另一个女儿,静妃生的小公主十岁生辰还没过。
    如果在这时归海睿提长公主,西青王就算不大愿意,也会同意,毕竟两族要维持和平,他也不想皇上太为难。
    “先别高兴太早,他会给你再纳很多侧妃的。”
    崔久安不想再多说,直接进了屋子。
    归海睿在檐下想了半天,咬咬牙说:“我不会负她的,此生不负。”
    随后回房修书一封派人快马送给西青王。
    看着这几日守在崔染心身边寸步不离地清诗清酒,崔久安柔声说道:“休息一会去吧,等会她醒了你们反而倒了怎么办?”
    清诗不愿意走,清酒看了一眼崔久安,拉着清诗一起退下。
    “公子说的对,小姐醒了,我们却倒了怎么办,休息会吧。”
    “清酒,我就想呆在小姐身边守着。”
    清诗不放心一步三回头。
    “有公子在,你担心什么?”
    “清酒,我怎么觉得你不怎么担心?”清诗疑惑地看向清酒。
    “没有,我只是饿的胃疼,想吃点东西,你去做点等会小姐醒了也能吃上,别人做的小姐吃不惯。”
    一听到让她做吃的,清酒不再多话,去了厨房。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手机版